采访All Around China With The Colorful Spinner 360°展览 德国黑白针孔摄影师Matthias!

2014-06-12

一向使用黑白胶片来创作自己针孔摄影主题的德国摄影师Matthias Hagemann,这次却向我们展示他眼中用 Spinner 360° 的彩色中国!多么有趣的而反转的故事,在他离开中国回到故乡之前,我们一起来分享他的眼中和脑海的独特想法!

嗨,Matthias,跟我们说说你自己

我叫Matthias,1967年出生在德国。近20年来,我在塞利维亚,柏林,巴塞罗那,现在我在上海。我有个中文名叫作韩海帆。作为一个艺术家,不停的旅行是我生活中的一个重要的部分。我很关注analog photography,特别是使用一些非传统的针孔相机。因为我是建筑学专业的,所以都市景观跟变化是我重要的主题。到目前为止,我的单独或者团队作品在亚洲,欧洲,美洲和澳洲都有展出。现在我正在策划我在上海的第一个lomo作品展。

你使用胶片拍摄多久了?你觉得你第一次使用胶片摄影是怎么样的一个体验?

我9岁的时候就开始了。使用的是一个很小的使用110胶片的爱克发的口袋相机,今天人们管他叫Ritscha-ritscha-klick(你用的时候它就发出这个声音)。这个相机对一个孩子来说更容易操作,不容易摔坏,也更加有趣。但是过小的尺幅只能最大打印10厘米的拷贝,这一直持续到我1996年有了第一次暗房经验的时候。

说说你在中国的生活和工作情况

在1993年的时候,我有机会去北京住上半年。我交了很多中国的朋友,我对中国食品和中文也开始越来越有兴趣。2010年开始,我开始住在上海,并且在这里做一些艺术的项目,我被上海的快节奏生活和巨大规模震撼,所以我经常用我自己加工的针孔照相机为这个城市造像。
偶尔的,我和我妻子跟一些艺术圈的朋友们做一些当代艺术的展览。

什么激发你的灵感?

其实灵感无处不在,有时候就在楼下的路上散步的时候,灵感就会迸发而出,就像我那个 “Mensch’n menge”系列里,我在快速移动的人海里是唯一一个缓慢的元素;有时候我会阅读一些关于城市陌生的情况的文章来激发灵感,比如old-british or classic-holland-style,我去参观上海的郊区就是 “fake city”的灵感来源;再或者就是一些历史事件,比如 “grenzvernetzer” 反映了柏林墙被推倒20周年纪念。

照片里是Matthias带着针孔相机开车穿越柏林墙

你最喜欢使用针孔相机拍摄的主题是什么?这背后的概念又是什么样的?

“congelador de tiempo”这个项目是我跟我的好朋友Luigi Brisso一起头脑风暴想出来的。我们一起设计了一个关于针孔相机特殊的“时间”技能和一个大到我们两个人一起才拿的起来的超级大尺寸。我们设计一个冰箱(congelador)就好像相机可以凝固时间一样。在09年,我们花了很长时间从一个最初的想法开始,测试相机,面对复杂相机的运输,提升暗房技巧以得到恰到好处的曝光。结果无疑是很值得的:我们凝固了很多巴塞罗那城市街景不断变化中的一瞬间,这让我想到了上海。我们的“冰箱”很大,以至于可以装很大彩色负片。为了展览做接触式印刷。我们仅仅使用光和化学制剂就可以应付整个展览,不需要镜头,曝光后者扩印,不用电脑,扫描仪。这就是古法。

在同一个地方,列车开过,行人驻足,离开,都在一个照片里,却是一下午发生的事情们。这就是针孔的奇妙之处。

这次在Lomography上海举办 Spinner 360° 相机展的主意是怎么来的?

我的摄影哲学跟lomo的感觉总是很相近。但是我通常使用的都是自制的针孔相机,或者60年代的用于拼贴的老式塑料相机。有一天,在上海,一个朋友送给我一台360°全景相机。告诉我,我正适合使用这个相机,我被这个相机的设置吸引(只有晴天和阴天两个档位)。重叠的拼贴式曝光跟我以前的摄影非常相似,所以这个全景相机成了我在全中国旅行拍摄的一个重要设备。现在,我想把我的摄影作品打印成现实的照片让更多的人所知道。并且,虽说我是一个专门拍摄黑白作品的人,这个却是我首次使用彩色拍摄的展览。

你现在使用的最喜欢的相机是哪个?你有一部梦想中想得到的相机吗?

我最喜欢的相机仍然是这种“盒子是相机”——-一个宜家的锡的盒子,修改成18x24cm的使用纸质的负片的针孔相机。我使用磁石制作了快门和纸质底片把手。很多人问我你里面藏了什么相机?但是我告诉他们这个东西本身就是一台相机,他们就走了认为我是一个疯子。
我并没有什么梦想要得到的相机。任何一个锡制的装曲奇的盒子或者苏打水罐子对我来说都是一部不同的针孔相机,并且这些都是免费的。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针孔摄影的?又是什么驱使你决定去这个领域的拍摄冒险的?

1996年的时候,以为英国艺术家Pau给我看她在西班牙的塞利维亚用针孔相机拍摄的精彩作品,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我就去她的工作室学习了针孔拍摄。我被所谓的针孔病毒给感染了。针孔摄影有几个非常特别的地方:你可以自己制作相机,自己设计内部构造,景深非常不同寻常,最重要的是,你可以拥有很多属于你自己的时间去尝试。
这些因素会创造出你肉眼看不到的奇异景色!

使用针孔相机(特别是自制针孔相机)已经不是现如今的摄影师们的惯常做法了,你是事先做了什么准备或者需
要注意什么来确保你拍出的东西是你想要的呢?

由于使用针孔相机非常容易失败,那么有以下几点需要注意一下:
1) 我尽量给相机找一个固定的地方放置,很多小事故都可以在你曝光的时候导致相机的移动从而毁掉你的照片。举个例子,你调整旋钮,光圈,交通的震动等等。有一次甚至一个孩子跑过来踢我的盒子 就像踢一个足球一样。
2) 我结合了传统的和实验性的两种拍摄,以保证拍摄的结果是可以使用的,我经常使用我所熟悉的角度,尺寸和尺幅。但是还是需要是不是尝试一下全新的东西。这种实验性的拍摄方式会经常让你无功而返,但是这种也是让你出现最好的结果的方式,也会让你开始一套全新的摄影方式的关键点。

Matthias喜欢用各种存在的角度观察这个世界,有时候可能是让相机呆在鸟笼里或者盆栽里。

你在拍摄的时候有什么小窍门吗?

当我使用针孔相机拍摄的时候,我喜欢把一些不动的东西混合,比如像房子或者岩石,一些轻微动一些的东西,比如说树和云彩,还有一些迅速移动的东西比如说汽车和人。如果有水的话,我也会尝试把它们包括进去。
在用镜头相机拍摄的时候,我坚持使用自然光和非安排好的场景。

dancing giants

接触lomography对你有什么影响吗?如果有的话,是什么呢?

是的,lomography给我单色的生活带来了色彩!

你在德国以外有很多的展览和活动,那些是你最喜欢的?

有三个
1),我在布尔热和巴黎参加过6次国际针孔相机展,在哪里我认识了很多国家的新朋友,像法国,美国,阿根廷,瑞典等等很多国家。这些人有3个共同点:他们都喜欢实验性的和创新性的东西;他们都有足够的耐心和热情来自己动手来做自己喜欢的东西。
2)在巴塞罗那的congelador del tiempo展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一个已经500年的大厅里面,墙上迷人的画,还有矗立在中间的电冰箱。
3)我在广州的EMGdeART展,是很特别的一次,很多感兴趣的年轻人过来问我关于针孔摄影的事情,我收到了热烈的欢迎,感到非常的温暖。

你跟lomo社区里面的伙计们见过面吗?

我去过全世界很多的lomo店铺,但是我没有跟来自lomo社区里面的哥们鼓捣过什么活动。

在这么多年的旅行摄影之后,你会思念你的老家吗?

哦,不会的,每年我都会在德国呆上6个星期,去拜访我的老朋友和同事们。在2013的夏天,我甚至组织了一次在空荡的公寓里面的关于“家乡和国外”的艺术展。只要当我离家近的时候,我可以享受每一个地方带给我的感觉。

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呢?
因为我夏天要回柏林去,所以我可能要在德国新建一个工作室。然后我想把我在中国的经验带到欧洲去。10月和11月在德国和法国的展览也在筹备中了。在这个城市居住了精彩的4年后,在离开的时候,肯定会失落的。

Matthias Hagemann boxocam.de

[ 和摄影师Matthias见面聊天 ]
展览开幕
Meet Matthias与摄影师面对面
6月14日 周六 14:00 ~ 16:00

展览及开幕 地点:Lomography 上海店 二楼
*展览时间*:2014年 6月14日~6月26日
每日12 : 30~20: 30

written by lomographysh on 2014-06-12 #人文 #pinhole #classic #china #colorful #analogue-photography #photographer #with #around #analogue-cameras #exhibitions #lomoamigo #from #spinner-360 #matthias #35mm-films #hagemann #dermany

沒有留言

最精采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