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有账户? 登入 | 进入新 Lomography? 注册 | Lab | 当前位置:

为何 Analogue 摄影对我来说如此独特?

最近,我读了一本非常棒的的书,是由一位名为 Simon Reynolds 的乐评人所撰写,名为「Retromania」的着作。在其中一个章节裡,说明了在这个数码的年代,音乐变成了人人垂手可得的日用品。此篇文章也让我思考自身对摄影的感受,并思索为何 analogue 摄影对我来说如此特别及唯一。

先在此声明,这篇文章并非针对数位摄影之具攻击性的言论。就如其他 Lomography 社群中的成员一样,我觉得数位摄影仍有其存在的价值;我撰写此文的原因主要是反对「数位摄影是 21 世纪摄影者唯一合理的拍摄方式」的说法。

在 2010 年,我还没发现 Lomography 的时候,除了在大学中有在暗房进行过曝光时间的实验外,我对 analogue 摄影的体验非常有限;打从遇上 Lomography 开始,我的摄影习惯完全改变了,大部份的照片均是以底片拍摄(我也有幸于维也纳的 Lomography 总部工作!)。我想尝试分析和解构为何我会有这样的转变,并解释analogue 摄影拥有哪些独特的优点,令其对我形成无可替代的创作动力(就如数位摄影在某方面也拥有不容置疑的优势)。

在其着作 Retromania 当中,名为 The Twilight as Music as an Object 的一篇文章,Simon Reynolds 提出为何音乐变成了「已贬值的货币」,就是失去当初令它如此独特和珍贵的元素。在推出 IPod 及 MP3 以前,在得到音乐之前得下一番苦功搜寻才行,购买专辑前也需要事先仔细考虑;但在 MP3 世纪的开始,音乐可在事先不用任何准备的情况下便可随意获得。现在,人们更可在专辑推出前下载最新的大碟,同时可在巨大的资料库中找到很久以前发行的专辑。

其实,摄影的情况也很类似,数位摄影(虽然被誉为最佳的拍摄媒体)因而在某程度上可令摄影贬值。数位摄影可让你随时拍摄,也可即时看到按动快门后的成果。随即拍随即看,也就是说,你不用多思考一遍,也可拍出数千张照片。 每张照片独特而不能替代的价值,随着照片可轻易拍摄(及删除)而失去。

相对地,analogue 摄影的本质迫使你专注于下一个拍摄的瞬间。你没有 LCD 萤光幕可预览你的照片,在你拍摄一张照片后,可立即准备好为下一张照片拍摄;你已经不必顾虑上一张照片看来如何,最重要的是下一张照片要如何拍摄。同时,可拍摄的照片数量也受底片数量的限制,这样,会让人们更珍惜每一张照片的拍摄机会。每张照片在整卷底片中均佔有不能删除或代替的部份,因此价值也就自然无法取代了!

Reynolds 提出了几个和音乐及摄影相关的论述,也就是由 analogue 转变到数位的共通点。在论及由黑胶唱片转变为 CDs 和 MP3s 时,他写道:「当音乐裡有点什么东西的时候,人们便比较容易跟它产生联繫。」

当你手中持有某些实体物品时,音乐便会变得更加特别。你珍惜那些黑胶碟,是因为你为了购买它而外出,你在唱片架上不停搜寻你的心头好。现在,唱片己安躺在你手上,或是在唱盘中旋转。相对地,在数位世界裡的 MP3s,音乐的存在方式如鬼魂般虚无,你从网路上下载,感觉上你从没实实在在地拥有过它。没有实在的形态,音乐变成了概念,变成永远触不到的东西。

同样地,虽然我们热爱在网路上以数位方式分享照片,但从冲洗店取回照片时,底片握在手中的感觉,仍会为你带来那么一点点特别的悸动(对我来说是的)。就算只有数张照片符合你预期中的效果,我依旧享受翻阅照片及挑选几张放进相簿时的兴奋感觉。

从以上的情况,我们可得出甚么结论?它会改变我们选择以 analogue 或数位模式拍摄吗?不,我认为不会。就如前文所说,数位摄影可即时满足人们要求的特质,就是让人们特别锺爱它的原因。但我相信数位模式也有其弱点-其优点其实也可以是其缺点。我相信是底片摄影的独特本质,让它可在 21 世纪仍能独当一面。我喜爱 analogue 的限制、不完美和随意的效果。

我爱 analogue 摄影,因为它给我带来真实的、具质感的、实体的、让我珍惜的体验。 所以,下一次当你以底片相机拍摄时,何不问问自己-「为何 analogue 摄影对我来说如此独特?」。

相关资讯来自: Amazon 上的 Retromania

书写于tomas_bates

还没有评论,你做第一个吧!

阅读原文另一个语言翻译的版本

该文章的原文出自于: English. 文章翻译的语言同时有: Spanish, 中文(繁體版) & 中文(繁體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