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mo LC-A Minitar-1】建筑师王怀谦的香港海畔故事

建筑师王怀谦以 Lomo LC-A Minitar-1 32/2.8 配合 Leica M6 及 Leica 数码相机拍摄了香港城市风景及海畔。 (这次摄影师在照片的排版上也花了心思,照片以两张一组,当中带着不同的寓意。)

“Slow down, just for a moment” 是我把不同摄影系列中的作品串连起来,综合成一个关于香港的故事。

你好,欢迎来到 Lomography!请介绍一下自己。

我生于温哥华,在香港长大,在本地的天主教学校读书及从小开始喜欢绘画。父亲是读土木工程的,于他四十岁时开设了一所室内设计事务所,我曾在他公司工作过一个夏天;他亦鼓励我成为建筑师。

© 王怀谦,左: Lomo LC-A Minitar-1 32/2.8 配合 Leica M6 及 Lomography ISO 400 35mm 彩色负片 ;右: Lomo LC-A Minitar-1 32/2.8 配合 Leica 数码相机拍摄。

于蒙特利尔修读建筑学后,我回到香港工作。辗转下于上海工作了三年,后来却因父亲病重而回到香港。 2008 年,我邂逅了我的太太,她是由墨尔本来的建筑师。两年后我们一起成立了设计事务所,主要的工作是室内设计及一些有趣的项目。

© 王怀谦,左: Lomo LC-A Minitar-1 32/2.8 配合 Leica 数码相机,右: Lomo LC-A Minitar-1 32/2.8 配合 Leica M6 及 Lomography ISO 400 35mm 彩色负片 拍摄。

可让我们了解更多你的摄影计划吗?

我以摄影探索设计的灵感来源。我随身带着轻便的数码相机,拍摄美丽的建筑、空间及其细节。摄影就是我的日记,保存视觉上的记忆。后来,我见识到马格兰摄影师 Elliott Erwitt 及 iN-PUBLiC 摄影师 Shin Noguchi 的作品—— 他们拍摄人和事及日常生活的独特角度,驱使我把街头摄影成为我的兴趣。

© 王怀谦,Leica M6 配合 Lomography ISO 400 35mm 彩色负片 拍摄。

建筑是实际的艺术(Practical Art),它塑造了城市面貌及市民的生活模式。然而,这也只是个开始,城市内的活动会令设计师所规划的面貌再次改变。我对这现象深感兴趣,而街头摄影就是让我记录这些改变的方法,亦是一种观察社会的艺术。

© 王怀谦,左:Leica M6 配合 Kodak Portra,右 Lomo LC-A Minitar-1 32/2.8 配合 Leica M6 及 Lomography ISO 400 35mm 彩色负片 拍摄。

你的海畔摄影系列是怎样的?

由我有记忆开始,我看待香港为「家」,但与海畔的关系就由近年才开始发展。成为两个孩子的父亲后,我更需要于城市寻找新的开放空间给予孩子活动。而于不同的空间中,我最常回到的还是海畔。她是大自然的礼物,就如悉尼的海港及上海的外滩。香港独特的海岸线为这超高密度都市带来由东至西、流通及没有阻隔的视角场所。

© 王怀谦, Lomo LC-A Minitar-1 32/2.8 配合 Leica M6 及 Lomography ISO 400 35mm 彩色负片 拍摄。

香港市民与海畔的关系相当细腻。每一日,大家来到海畔伸展筋骨,与宠物或朋友结伴缓跑。海畔空间与使用者的关系微妙,他们分享着好和坏的时光 —— 欢笑着、流泪着;还有最常见的一起百无聊赖。这些微小的时刻让我着迷,而海畔变成了一幅装载着人生百态的巨大场景。

© 王怀谦,Leica M6 配合 Kodak Portra 胶卷拍摄。

你对 Analogue 摄影的看法?

以胶片相机拍摄需要一定的精准度及有更多限制,而经历了成为建筑师的训练,让我更轻易掌握。比起大量不同的选择,有胶片摄影、加上我自己的限制,我掌握得更好,亦更专注每个拍摄瞬间。

© 王怀谦,Leica M6 配合 Kodak Portra 胶卷拍摄。

我最常以 Leica M6 配合 Kodak Portra 胶卷及 Lomography ISO 400 35mm 彩色负片 拍摄。这个配搭帮助我节省不少后期制作的时间,而且胶片的色调亦十分适合香港的城市风景。

© 王怀谦,左:Leica M6 配合 Lomography ISO 400 35mm 彩色负片 ,右: Lomo LC-A Minitar-1 32/2.8 配合 Leica M6 及 Lomography ISO 400 35mm 彩色负片 拍摄。

我最常以 Leica M6 配合 Kodak Portra 胶卷及Lomography ISO 400 35mm 彩色负片 3-pack 拍摄。这个配搭帮助我节省不少后期制作的时间,上述胶卷色调亦十分适合拍摄香港的城市风景。

你认为摄影是现实的反映,还是个虚构的故事?

我认为两者皆是。一张相片虽然胜过千言万语,但我们的思想还是局限于个人的言语能力之内;同一张相片可以有不同的诠译,反映不只一个的现实。

街头拍摄本质上也是拍摄者及观赏者的共同语言。我们一直以语言及文字创作故事及诗词,我希望以摄影作为我叙述故事的方式。

© 王怀谦,左:Leica M6 配合 Kodak Portra 胶卷,右: Lomo LC-A Minitar-1 32/2.8 配合 Leica M6 及 Lomography ISO 400 35mm 彩色负片 拍摄。

拍摄的灵感来自什么?

灵感无处不在,而寻找灵感的过程就如一场冒险。

我崇拜多位摄影师,如 Araki、Annie Leibovitz、黎不修(Butsou Lai)、Elliott Erwitt 和野口伸(Shin Noguchi);他们的作品让的发现摄影的更多可能性。我阅读相关的文学作品。而当中由法国哲学家罗兰 · 巴特(Roland Barthes)所写的 《明室》(Camera Lucida)是我深爱的著作。他在书中讨论了摄影作品中的符号学、将相片切成多重剖面作剖析。同时,我亦是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读者。透过他的作品,我又认识了 Duke Ellington、The Beach Boys,和 Franz Schubert 的 Sonata D850。

我总以爵士乐与街头摄影比较,因为两者亦需要一定的即兴元素;创作者如懂得参考历史或人文的素材,实际上与创作能力有着同等的比重。当我需要更多设计灵感时,我会选择从大自然中得到启示。

© 王怀谦,Leica M6 配合 Lomography ISO 400 35mm 彩色负片 拍摄。

在拍摄前,你会先构想题材吗?你的创作过程是怎样的?

当拍摄了一定数量的作品后,主题亦自然整合了出来。所以拍摄时,并不用想着计划、主题等等限制着自己的创作。

© 王怀谦,Leica M6 配合 Kodak Portra 胶卷拍摄。

“Slow down, just for a moment” 把我不同的摄影计划中的作品串连起来,创作了全新的故事——一个关于我家的故事。

© 王怀谦, Lomo LC-A Minitar-1 32/2.8 配合 Leica M6 及 Lomography ISO 400 35mm 彩色负片 拍摄。

在你芸芸作品中,你最喜欢的是那些?可分享一下背后的概念吗?

透过镜头,我发现了属于我家的美丽画面,亦希望向其他人展示。而我最喜爱的是我的 Ferrytale 系列。

「欣赏香港标志性的海港风景,其中一个最好的方式是以小轮穿梭海港。小轮与别不同的是它只按着自己的节奏行走,从不追赶。在小轮上,你可放慢脚步去观察一个乘客、欣赏新旧建筑物交错的城市风景。坐在拥有120 年历史的小轮上,感觉有如穿梭于香港的历史里。」

喜欢 Lomo LC-A Minitar-1 32/2.8 什么?

Lomo LC-A Minitar-1 32/2.8 是个十分轻巧的镜头,让 Leica 相机更轻便,同时又不会失去平衡。拍摄的效果让我想起于蒙特利尔第一次使用 Lomo LC-A 的体验。于这次合作中得知这镜头是 Lomography 维也纳总部与香港 Lomography 团队合作的成果,使我十分感动。

© 王怀谦,Leica M6 配合 Lomography ISO 400 35mm 彩色负片 拍摄。

接下来的摄影计划是?

“On the Waterfront” 这个计划驱使我继续于海畔的拍摄及寻找更多不同可能。一如生命中美好的事物,我相信投放的时间愈多,这个计划会变得愈好。我期待将这个计划推向更高层次。


感谢王怀谦的摄影分享!更多作品及最新动向,请留意他的 网站Instagram

written by joycelau21 on 2018-11-26 #文化 #人文 #地方

沒有留言

最精采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