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地平线:国家地理摄影师 Rena Effendi 访谈录

从阿塞拜疆的沙漠到特兰西瓦尼亚的草原,摄影师 Rena Effendi 捕捉了一帧帧充满故事性的影像,关于兴盛与衰败、关于成功和失意、幸福与不幸。聚焦于小家的故事,往往比媒体狭隘的报道更具有意义。Rena 让我们得以一瞥她在工作中的意识形态,以影像讲述冒险和人性的故事。

摄影师: Rena Effendi

你好 Rena!欢迎来到 Lomography 的线上杂志。你的摄影旅程是如何开始的?它在你的生活里扮演者什么样的角色?

我是通过绘画接触到摄影的,我曾经握着画笔挣扎了两年,最后下定决心,因发现画笔并非我想要表达的语言。我感到一种驱动力让我离开艺术画室,走出去与人交流,去讲述他们的故事。二十年前,当我第一次拿起相机行走到街上,我感受到了一种紧迫感和好奇心,这种感觉直到今天都一直驱动着我。

是什么把你吸引到这些地球上偏远的角落?对你来说这些主题、人物和地点有什么意义?

对我来说,社会纪实摄影是一种缓慢而执着的新闻形式。作为一名纪实摄影师,我不太关心转瞬即逝的新闻和时事。我希望我讲述的故事,亦可以让后人见证,特别是记录一些即将从历史中消失的东西,我想在它们最终消失之前抓紧记录。

如要举例的话,人们从他们的老房子搬到城市的边缘。这些照片是城市旧面貌的遗迹,我捕捉到了它的变迁和马哈拉独特的文化。随着新闻的发展速度越来越快,大众的注意力也在不断变化,我也意识到,那些在世界各地已经脱离世界媒体关注范围的故事对我来说很重要。

摄影师: Rena Effendi

在你看来,你如何定义相机的力量?是什么使得摄影成为一种真实和具有说服力的媒介?

我试图捕捉他们的人类韧性,不屈不挠的精神,比如在一位年轻的刚果妇女的眼中,她目睹了她的家人受到军队的攻击。切尔诺贝利受辐射污染的森林里,一位为了生计而在蘑菇和浆果上觅食的老妇人淡淡的微笑。北达科他州的一位美洲土著母亲脸上皱纹累累,她小时候遭受过性虐待。他们都是创伤、灾难、冲突中的难得幸存者,但都学会了应对,他们拾起希望,继续前行。他们的力量成为我用相机讲述的最重要的故事。

摄影无疑是一个强大的工具,他让我去一些我可能未曾想到过的地方。它打开了我的内心,让我可以有勇气去直面我好奇的议题。当我去到这些地方并赢得他们的尊重时,我也生出一种责任感:在他们、他们的故事和公众之间做一个客观诚实的媒介。最让我在意的是,我一定要确保我所拍摄的人物肖像传达的是尊严,而不是痛苦,因为他们在生活中经历了足够的艰辛。

摄影师:Rena Effendi

在一个无疑是数码主流的年代,为何选择胶片摄影?

我使用一台中画幅胶片相机,它能够让我慢下来,迫使我以非常慎重的态度去工作。一卷胶卷只能够记录 12 帧画面,因此我必须高度集中精力,为每一次拍摄更加努力。我喜欢在这种克制的界限中工作,这关乎自律,而不仅仅是美学层面的讨论。与数码相机相比,我用胶卷拍摄的照片要少得多,但我却用胶片拍出了更好的照片,编辑和后期制作的时间也更少。工作习惯用胶片相机这点,和数码时代并不算完全冲突,在需要扫描胶片杂志出版物时及需要发布社交媒体内容的时候,我也时常会用到数字工具来扫描。

摄影师:Rena Effendi

数年来,哪一次拍摄最打动你?

我曾经沿着输油管道走了 1700 公里,途经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和土耳其。我从马哈拉·巴库的一个小社区开始,亲眼目睹了这座城市和社会的变革 —— 旧房子和庭院被拆除,以适应石油繁荣而推动的新建筑。

这个贫困社区的居民被推到了城市的边缘,他们的房子被私人开发商买下,取而代之的是面目全改的现代化高层建筑。这次在巴库附近散步,我想到了因类似石油繁荣而影响了人们生活的其他故事。

摄影师:Rena Effendi

我意识到有一条看不见的线把所有事情串连在一起,因此我开始记录资源型经济的人力成本。结果,我沿着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输油管道穿越了三个国家,最后到达土耳其尤穆塔利克的一个小渔村。在那里,我遇到了一群渔民,他们聘请了一名律师为他们辩护一场对输油管道公司的诉讼 —— 以取得因失去生计而带来的损失赔偿。

渔民们告诉我,我是第一个来听他们故事的记者。我意识到,这一大型输油管道项目的巨大成功的背景下,生活在输油管道沿线每天运送价值数百万美元石油的普通人的声量微小。这些财富都不是注定要留给他们的,管道的繁荣与附近社区的贫困现状形成鲜明对比令我震惊。

摄影师:Rena Effendi

从这个项目开始,我就一直被关乎社会公正的主题所驱动,特别是在世界各地缺乏媒体关注的社区和地方。我有幸为《国家地理》杂志撰写了几篇报道,他们也为我提供了时间和资源,以深入记录世界各地的人类状况。

你认为伟大的摄影作品需要具备哪些条件?

人文关怀和诚实的品质是所有伟大摄影的关键。

摄影师: Rena Effendi

未来有什么计划吗?

我计划继续我于 2013 年在北达科他州开始的 Spirit Lake 印第安人保留地的工作。这个项目关注在这个小社区和全国其他美洲原住民保留地中,经常发生的虐待和世代创伤的影响。

摄影师:Rena Effendi

written by sameder on 2019-09-11

沒有留言

最精采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