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群专访】LC-A 漂流计划:从北到南的奇遇

1992 年,一群维也纳的学生到布拉格旅行,他们买到一台古旧的胶片相机并随意拍摄了很多照片。回到维也纳以后,冲扫出来的照片充满了鲜艳和特别的色彩,令他们十分震惊,他们把这些照片传播了出去,并成立了 Lomography。

今日,Lomography 拥有超过一百万位创意十足的社群成员,我们痴迷于怪异有趣的美学,热爱挑战并对世界充满好奇。而这个故事的起点,正是 1982 年前苏联工厂研发出的 Lomo Kompakt Automat(LOMO LC-A)。

LC-A 究竟有什么样的魔力,能让「LOMO」不仅只是一个标记,更成为让我们痴迷如此的经典美学?

由博主 Lance 发起,Lomography 的数十位社群成员们一起参与了一个有趣的项目:

LC-A 漂流计划!

从 2018 年的冬天开始,由北到南,LC-A 胶片相机已经「漂流」过 11 座城市。

这些参与者们来自各行各业,大多也是「漂流」在异乡的年轻人们。他们透过 LC-A 胶片相机的镜头,以自己的方式记录下了生活的城市,并由发起人 Lance 整理成为一辑辑视频。

这次 Lomography 邀请他们一起来聊聊这个有趣的计划。

一、LC-A 漂流的小伙伴们

目前 LC-A 已结束了华东地区的漂流,之后将继续从福建前往广东、海南。我们邀请已经完成「漂流」的参与者,听听他们对于胶片摄影的看法。

为什么想参与到这个活动中来?

觉得漂流计划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活动。平时都是自己孤独野蛮拍摄,或者看视频里别人如何拍摄。2016 年开始接触胶片拍摄,感觉现在已经进入了瓶颈期,拍出来的照片不再有惊喜感,基本都是一种所见即所得。翻翻以前的照片,最喜欢的还是刚开始拍胶片那段时期的照片。B 站上看到《漂流计划·启动篇》的时候就想参与进来,也想让别人看看自己的视角如何,还能和喜欢拍胶片的小伙伴一起交流学习。 <徐聪,财务,坐标上海>

徐聪以 LC-A 胶片相机拍摄

拍摄通常是随机的、还是有意表达?

随机的。但是拍的多了之后就自然而然产生了有关联的一系列内容,也就是所谓的主题吧。 <燕向德,电力业,坐标镇江>

燕向德以 LC-A 胶片相机拍摄

喜爱 Lomography 的原因?

好用,好玩,富有很大乐趣。 <杨一鸣,学生,坐标沈阳>

杨一鸣以 LC-A 胶片相机拍摄

如何看待胶片相机、数码相机和手机?

手机主要就是记录生活,数码相机是工具,胶片相机是玩物。胶片是最基本纯粹的状态,玩过手动胶片,能更好理解不同部分的摄影结构对影像的影响是什么,数码方便在哪里。我喜欢老物件的主要原由,是因为在它技术所限的年代,答案不是唯一,很多解决方案有一股子巧劲在里面。我比较喜欢这种不是唯一解的尝试感。

但终归这几个形式,对于表达内容都是工具。所以无论是什么设备,想法确实是更核心的东西。 <孙凌炎,广告人,坐标北京>

孙凌炎以 LC-A 胶片相机拍摄

二、LC-A 为什么漂流?

Lance (即影InstAmour )

  • Lomographer
  • 胶片&拍立得资深玩家
  • 致力于推广胶片和一次成像的 B 站 UP 主

策划相机漂流计划的初衷

Lance:其实这个项目最初的灵感是来自图书漂流的。后来我上网搜了一下,发现几乎没有人以视频的形式做过这样的活动,于是就有了相机漂流计划。

漂流的目的当然是推广胶片摄影啦,这样可以让更多的人体验老相机和胶片的乐趣。对于已经入门的胶片爱好者可以有机会把玩不同的相机,对于在胶片摄影门口徘徊的新手而言可以低成本的尝试胶片。

点击欣赏视频 LC-A 漂流计划 · 启动篇

在计划的过程里,有趣或困难的事

Lance:有趣的事就是参与者也会加入一些自己的想法,比如有的人会在传递相机的时候顺便塞点特产在快递盒里,还有一位参与者为 LC-A 配了一个 “TAXI” 的热靴盖。

困难的事可能就是时间吧,并不是所有的人都经常能有时间拍照,还有就是天气因素,比如梅雨季节就会导致时间延长。另外由于是要以视频的形式记录下来,但并不是所有参与者都有拍摄视频的经历,所以在后期方面我的工作量会有点大。

LC-A 漂流的路上的所见所想

Lance:每个人不同的生活吧,比如有一句话就是「当你按下快门的时候,你曾经看过的书,听过的音乐,走过的路,都包含在那一瞬间」。

看大家拍照录视频就会有这种感受,大概在那段时间你从一个不同的视角来审视自己的生活。我个人还是比较喜欢旅游的,喜欢找一些人少的地方逛一逛。去过的地方越多,对未知的世界就越会充满期待。

今后想要尝试的项目

Lance:目前计划再开一条从东到西的漂流线路。还有一个构想中的计划是两人拍同一卷进行多重曝光,但是这个目前还有些问题无法解决,所以只能敬请期待啦。

三、漂流的我们这代人

聊聊你和你的城市

杨一鸣:本地在校大学生。沈阳是家乡,是生活了 20 年的地方,大街小巷都走遍。当创作拍摄遇上瓶颈的时候,会到浑河边散心寻找灵感。虽然这座城市整体收入和消费水平不高,但氛围舒服至极。

孙凌炎:黑龙江人,地大毕业后留在北京。本科专业是画地图的,虽然跟影像相关,但做的是卫星影像。喜欢视觉化的东西,高中时就做过视频,后来进过剧组也接过商单,误打误撞进入广告圈。对于北京,无所挂念。首都嘛,这地方人龙人凤,总会遇到比你更优秀的人。所以机会很多,住房和交通时间成本太高,单趟路程一小时算是很近的地方。但是北京的博物馆多,兴趣所向,是可爱之处。

孙凌炎以 LC-A 胶片相机拍摄

燕向德:刚刚从校园走出来,成为一个社会人。老家是甘肃省定西市,现在工作在江苏镇江,拍摄胶片已经两年。在镇江生活了四年,熟悉了这里的一切,留下了珍贵的回忆,是我的第二故乡了。大多数年轻人都是因为求学来到镇江。初来乍到,城市发展缓慢,经济低迷,大家都想逃离。时间久了,它的历史内涵和文化魅力渐渐显现,大家愿意留在这里。

生活节奏适宜,压力小,并且有很多朋友在身边。但就城市总体而言,还谈不上吸引。

徐聪:吉林人,现居上海。最近在追《长安十二时辰》,崔器答张小敬:「好吃好喝好生活,当然让人想留下来,可让我觉得活得有意思的,就是在这里,再普通不过的这些人,也说不上有什么了不得的前途,都在尽心做自己的事。」这就是我现在生活在上海的状态,也是我留在这里的原因。

你会如何形容你们这一代?

杨一鸣:活力。
燕向德:机遇和挑战。
徐聪:80后:空前绝后的一代。
孙凌炎:不具备共性,但区分内心:年轻的,还有老去的。

LC-A 漂流计划的部分参加者们

感谢所有参加者!LC-A 还在漂流的路上,你可以关注 Lance 的频道 ,了解 LC-A 胶片相机和这群小伙伴的漂流故事。

感谢 Cow Cow Boogie 公众号 | 素材整理:Child Cowherd | 素材来源:Lance 及所有参与者

written by gavintang on 2019-08-06

沒有留言

最精采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