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vewild: 在单色的世界里探索

凯瑟琳·麦克斯韦(Katherine Maxwell)是纽约的编舞家,也是当代运动计划 Hivewild 的创始人。虽然她的工作重点是倾听人体内部的呼唤,以创造出外部肢体的艺术行为,但她内心的摄影师又驱动着她从外部探索与改变。Katherine 通过 Lomography B&W 电影卷这种新的媒介呈现自己的作品,冻结了舞者的动作并以光影创作。

Katherine Maxwell 以 Lomography Earl Grey B&W 100 and Berlin Kino B&W 400 柏林黑白电影卷 拍摄

欢迎来到 Lomography 杂志,请介绍一下你自己吧!

你们好,谢谢您的采访!

我是凯瑟琳·麦克斯韦(Katherine Maxwell),一名独立编舞、舞蹈家和 Hivewild 的创始艺术总监。 我的创造灵感和运动方式是从想象中发芽的,例如:美食、情感和肢体的触感。我相信所有人类的感情是共通的。我总是做白日梦,思考着关于我们如何学会承认人类生活的偶然性,并使之变得更好。

您能否谈谈您对 Hivewild 的愿景?

我成立了 Hivewid,是一个展示原创作品的平台,最重要的是为我们的艺术家,舞蹈演员,音乐家,摄影师,设计师等合作团队支付酬劳。

Katherine Maxwell 以 Berlin Kino B&W 400 柏林黑白电影卷 拍摄

您的工作全部与运动有关。对于您而言,如何处理与静态摄影的关系?

好问题! 老实说,亲眼目睹运动与静态摄影的体验截然不同。当舞者通过动作和感觉移动时,我发现捕捉短暂的瞬间非常好。当在呈现在静态照片里时,作品似乎总是能找到新的含义。

在 Hivewild 的网站上写道,真正的冲动和内部动机对您的编舞至关重要。这些自发方面是否也在您的摄影中发挥作用,或者您在构图时更像一个主导者?

有趣的是,关于动作,我想我更多是一个主导的计划者。通过编舞,我发现自己可以并经常与舞者一起重新编排动作。因为我的工作不是有序的,有时我会先准备一些精心策划的分散的片段,随着工作的行进,逐渐将它们编织拼凑为一条完整的线。

对于摄影,我实际上倾向于不那么审慎。特别是在拍摄胶片时,我不能像跳舞一样去进行编辑。在拍摄胶卷时,时间打法(数周或数月的练习)并不适用。 尽管照片是永久性的,而运动不是永久性的,但是拍摄图像在某种程度上使我摆脱了我在编排作品时所达成的完美主义的思想。

胶片摄影的过程感觉很赞,而不是重复我在形体上的工作过程。

Katherine Maxwell 以 Berlin Kino B&W 400 柏林黑白电影卷 拍摄

您使用我们的两款胶卷,Lomography Earl Grey 100 胶卷和新的 Berlin Kino B&W 400 柏林黑白电影卷为舞者拍摄,它们在自然光线直射下具有强烈的对比和柔和的焦点。您对这次特别拍摄的看法是什么,觉得成品效果如何?

是!我在 Pentax Asahi 上拍摄了这两款胶卷。我真的很喜欢在运动条件下捕捉的影调。我很满意,特别喜欢用 Earl Grey 100 拍摄的独特影调。

您特别喜欢黑白摄影吗?

黑白摄影让我能够更加专注光线。没有色彩,我就可以操控观众的视线,根据光线引导到特定的地方,这很有趣。另外,自成立以来 Hivewild 大部分都是用黑白拍摄的 - 这要归功于我亲爱的朋友和摄影师 Travis Emery Hackett。我相信我们俩人都认为黑白摄影让作品充满了特殊而统一的风格,黑白图像消除了因不同位置、时间和场合捕捉舞蹈的差异性。

对于第一次使用这款胶卷的人有什么建议吗?

弄清楚每台相机和不同胶卷的个性的确需要耐心。因此,享受实验和学习的过程!乐于接受错误,开放一点。每个图像都不一定是也不会成为杰作。

总而言之,开心就好!

Katherine Maxwell 以 Lomography Earl Grey B&W 100 拍摄

感谢用心采访!如想了解更多关于 Hivewild,你可以关注他们的 Instagram网站

written by birgitbuchart on 2019-09-24 #人文

沒有留言

最精采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