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guerreotype Achromat 镜头】2020 近摄美学 栽种者植物近观指南

植物对于拥有者来说,是比猫更擅长冷战的宠物,永远要求主人喂,主人哄,反应仅仅是:我健康、我饿、我病、我要死了,死了。

曾几何时,每隔半年必到访花墟一趟,为家中垂死的灭蚊子用盆栽寻代替品,而蚊子,却没有印象死了几只。后来杀手当久了,习惯面对长歪甚至长眠的状况,呵护备至的霎眼间面目全非,放养不顾的却悄然成长。来了又去的窗前风景不断,植物增加数量与记忆力成反比,便是开始植物纪录之时。

鱼骨令箭

栽种者自白:是治愈 也是宅

如果洗碗是解压,浇灌植物算是另类享受。虽则有部份行为在外界眼中,宅得很,如:与植物对话、不断反复抚摸植物,更会带植物出门晒太阳、赶回家为它浇水等等。而本人惊觉自己很宅,是自己浇灌后会倾听水穿过铺面石与介质的潺潺流水声,回想也觉治愈。

弯弯曲曲树与木质化布纹球

植物图鉴?单纯拍摄植物而已

高湿度的香港,本来不是某些植物生长的最佳地方,极端例子来说,暴晒在太阳底下两小时,已足以令番杏科的生石花死亡。持续告别植物,加上发现它们变化多端的形态实在难以用「高了」/「肥了」便能足以描述。正因如此,躺家的日子决定不再慵懒,安排家中各生物拍个写真照。

麒麟果、玉乳柱、弯弯曲曲树、朝雾阁、白龙骨 (帝锦)、徒长后畸形仙人球、墨西哥铁树苗、猴尾柱

近观也可以成为一种美学

种植牵涉泥土、湿度、温度、水量、日照等课题,经历数次易手,往往带点瑕疵,加上伤口一旦出现便无法恢复原状。种种因素底下,无瑕且寿命长的植物更是弥足珍贵。

无近近观 VS 200 度近观 银之太鼓

曾扬言不解 Daguerreotype Achromat 镜头 的魅力,因个人偏好超锐利画面,亦不带任何优雅体质,无能驾驭起梦幻的柔焦效果。恰巧这次拍摄对象是千疮百孔的我家植物(先申明有保存甚好的),套上镜头自动抹走瑕疵,创造亦真亦梦的模糊视觉。不过对于 f/2.9 最大光圈片实在难以对焦,视力不佳的话建议选用 f/4 或更小的光圈片拍摄。

f/4.8 光圈片 及 f/2.9 光圈片下的木质化布纹球

「抱歉我又撞摔了植物」日常

星期日是植物日,基本日常是浇灌、入盆,摸植物、晒太阳、聊天、拍照、看书。听起来很空闲,不过进入植物界还有一个要求:需要强大心脏。刚才听似简单的操作,未包括用以点缀的惊喜环节,小插曲包括从二楼阳台掉下小树(幸好一手捉住)、一扫几盆桌上块根、担当医生做植物手术等等,刺激度满分。

搬至中环的植物店 Green Egg Store
上月刚死里逃生的圆叶山乌龟

非专业植物推介

蓦产生浓厚兴趣,印象是在网上看到大叶山乌龟的照片。不时留连各店盯着异形种们,一开始挑选总是外观先决,眼花撩乱是基本。但随着当杀手的次数增加,便会慢慢收起任性,翻翻指南、买写真、留连植物店交流植物近况,逐渐养成完美主义挑剔一切的习惯,不乱花金钱,不过份囤积。

位于大埔的植物店 𝔹𝕠𝕥𝕒𝕟𝕚𝕔 𝕌𝕟𝕚𝕠𝕟

言归正传,从推荐者角度出发,通常会先建议考虑:放在什么地方?偏好的浇水频率和次数?普遍来说,喜欢不时喷水且摆放室内会推荐观叶;长期忘记浇水处弃养状态的,仙人掌会较适合;若然外观先决,势要反其道而行,将需要大量日照的植物放室内的话,先买灯再说。久而久之,植人们又会添置植物盆、水壶、泥、铲土器,齐备一套植人套装,陷入无底深潭。

玉乳柱

结语

摄影穷三代,植物坑同样深不见底,细阅本文后,奉劝大家此坑要趁早入,切记沉迷,将植物传给下一代。

written by keepyourselfinblue on 2020-09-15 #器材配件 #文化

沒有留言

最精采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