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mo'Instant Wide × William Klein 传奇限量版相机】摄影先驱 William Klein 的镜头幕后

摄影先驱 William Klein 生于二十年代,由五十年代起开展摄影之路,他以广角镜头拍摄,以及不跟从摄影定律而闻名,并革新了多种流派的摄影作品。这次 Lomography 与 Polka Factory Paris 及 William Klein 合作,创作了 Lomo'Instant Wide × William Klein 传奇限量版相机

我们透过这次合作向 William Klein 致敬,也很荣幸地,可与大师级的他进行访谈,了解他的视野、职业想法以及这部特别版相机的创作概念。

William Klein 自拍像,摄于 1993 年巴黎(于 1997 年绘图)

摄影师、艺术家、画家、电影制片人,作家等称号,哪一个最适合你?

很难说。这些都描述了我的工作,以及我职业生涯中的机会。

初次体验摄影时,你将其描述为「于其他艺术之后」。能告诉我们你当时的想法吗?

当时住在巴黎,我渴望绘画,很幸运地能在 Fernand Léger 的工作室工作,而摄影是后来才开始的。

我们可以了解你的摄影过程吗?你在为 VOGUE 拍摄作品时,与在专题摄影时有不同的方法吗?

当然是不同的。在 VOGUE,我被聘为摄影师,以月薪合约的形式工作,代表杂志社拍摄……所以是不一样的。而我个人拍摄的研究工作是由 New York: Beyond Shooting 这本书开始的,以排版、共同存在,以及图像之间的关系创作的作品,让我以另一种方式表达自己。

© William Klein 的《Painted Contact Sheets》作品,包括 "Coppertone, Coney Island",摄于 1980 年纽约(于 2004 年绘图)| "School's out", 摄于 1963 年达喀尔(于 1999 年绘图)

你最知名的作品《Painted contact sheets》,可与我们分享关于摄影与绘画之间的结合吗?

绘有颜色的 Contact sheet(胶片直印)让我分析我如何于 36 格的胶片上进行摄影...令我着迷的是,大多数时候,摄影师有着特别的「手势」,以一支红色铅笔在自己的 Contact sheet 上「标记」所选择的照片。我对这些线条,这些选择的报告以及指引感到着迷。毕竟,这些照片是一张接一张地拍摄的,我们在 Contact sheet 上从左到右阅读,就如文字,这是摄影师的日记。摄影师从取景器看到画面,他的犹豫、他的失败、他的选择。下一刻、下一格,以及被留下的𣊬间。我们很少可看到摄影师的 Contact sheet,而只会看到被挑选了的照片,看不到前后的对比。为什么我们拍下这一张照片而不是另一张?然后,为什么我们选择这一张照片而不是另一张?这就是《Painted contact sheets》的意义。

在你最初的 Contact sheet(胶片直印)中,并没有圈出照片,只复制并展示了圈选和以叉号删除照片的行为。但为何后来你会再进一步​​,以缩画来表达,而不再使用铅笔?

我希望以具体地、激进的方式去展示,当我展出我的作品时,我尝试了几种方式:蜡笔、彩色铅笔等,最后我找到了最适合的媒介,就是绘画,这亦是我职业生涯的开始。不知道我能否证明这个正确性,但对我来说,于 Contact sheet 上的「选择」,加上油漆密度,是可以「展示」的。

对胶片摄影坚定不移的你,认为分享 Contact sheet 以示现前后对比,会否影响人们对摄影背后,这个隐藏的手动选择过程的想法?

分享 Contact sheet 是一种提供信息的方式,人们可以自行给予定义;可以理解,也可以评价。

© William Klein | Dance in Brooklyn,摄于 1954 年纽约(于 1995 年绘图)

你经常使用黑色,白色和红色这些的鲜明的色调,对你来说有什么魅力呢?

红色和黑色。红铅笔有点陈词滥调,几乎所有摄影师都在使用。除此以外,没有其他特殊含义。红和黑这两种颜色是适合我的表达方式。

你拍摄过许多拍立得照片,拍摄时的想法是?它与其他摄影形式有何不同?

当我开始时,拍立得摄影令我能够立马进行试拍,以轻松获取想像中的照片,尤其是我为《VOGUE》拍摄的时装照片时,十分有用。拍立得摄影给了我很多思考、构思和想像的自由。我很遗憾没有保留我当时所有的拍立得照片。

你打算使用你的 Lomo'Instant Wide × William Klein 相机 吗?会否有其他拍立得摄影的计划吗?

最近我经常使用 Lomo'Instant Wide 相机 。大多数时候是为来访的朋友或他们的孩子玩耍拍照,让我留意到拍立得照片对儿童和年轻人来说十分吸引。

你曾经说过「几乎所有的事情都是巧合、运气和机遇...我所做的一切,一半也是机遇所完成。」 你发现摄影中的模糊源自快乐的意外。你认为在制作艺术品时,为这种偶然留下空间重要吗?

机遇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当然,拍摄的最终目标不是要拍摄模糊的照片...但我利用了这些偶然的意外,我假设了意外的出现。我们总要假设摄影中的意外,要分析、控制,并在必要时进行扩展,以此,我们才可发现了拍摄时所忽略的细节。

© William Klein | Dance Happening,摄于 1961 年东京(于 2003 年绘图)| Student demonstration,摄于 1995 年巴黎(于 1999 年绘图)

于五十年代拍摄哈林(Harlem)时,你说「白人永远不要去哈林,想也不要想,哈林位于禁忌之处,于这座城市的不好之处。」你认为艺术或摄影的作用,某程度上,是在打乱主导的政治及社会意见?

摄影是个挺有趣的工具。一开始在纽约,我发现借助摄影,比起自己的双眼,我更容易地观察这个地方和人民,更轻松地融入他们。摄影是与人和周遭环境互动的绝妙借口。多亏了摄影,我看见了从未留意的事物。

你的作品中,挥舞着枪支的年轻男孩非常重要,是时代的标志。于今天的街道上,有没有哪些重覆出现的画面,一样标志了这个时代?

当我看着这些照片时,十年或二十年过去,我仍在看着它们,总是会让我回想童年。我还是个小男孩时,也在街上把玩枪枝。在我的童年场景中,总有枪支和盗贼的故事……在这张著名的照片中,孩子们凝视着我,将枪对准镜头,我记得我对他说:「继续,玩得粗犷点!」。我当时拍摄得很粗糙....但我又是一个害羞的人,是相片中主角旁边的那个男孩……我同时是他们,是这些孩子。最后,这张照片由两张自拍照拼凑在一张单张图片中的。当然,这也是包含了当时街道的影像。而在我看来这条街道变化不大……无论是在哪里的街道。

纽约、巴黎、罗马、莫斯科、东京-这趟旅程如何影响了你的风格和艺术发展?

我的第一本书的版面设计受到一本游记的启发,当时被称为「纽约每日新闻」的报刊连载,每天出版三百万册...这成为了我构思所有书籍的方式,是延伸的世界摄影游记。

© William Klein | Constructivist dancers,摄于 1989 年巴黎 14 juillet(于 2000 年绘图)| Salute + Kids,摄于 1955 年纽约(于 2003 年绘图)

请分享你为 Lomo'Instant Wide 选择的照片背后的故事!

其中一张照片是棒球卡,这是我其中一个珍贵的回忆。我与孩子一起发现了这些棒球卡,并以卡中运动员的知名度及稀有度,交易这些小卡。

我也想到 1963 年在达喀尔的学校下课时间。当时我为英国杂志《Town》在非洲拍摄,是一本来自伦敦的创新和潮流杂志,他们喜欢我关于纽约的作品集,而衍生了这个合作计划,他们也刊登过我东京和莫斯科的作品。有一天,我们经过了达喀尔,刚巧是下课时间,那时创作了这张照片。我发现了当时拍摄的孩子们,与我对人像作品有相似的想法,就是须以最短的距离,犹如走进相机一样地拍摄。我十分喜爱给孩子气的莽撞行为...这张照片是个意外,我路过时,走近他,咔嚓,就拍下了。

在机身上,我们挑选了不少街头运动的照片。我常在这些时刻中拍摄,主要是在巴黎。我最喜欢当中参与者的可及性。正如我之前所说,我总与被摄者有着同样的概念、具野心的行动。他们向我靠近,同时我也走近他们。我从来没有因为拍摄近距离照片遇到过麻烦,透过广角镜头,没人会说什么,也没人拒绝。

Lomo'Instant Wide × William Klein 传奇限量版相机 及独家 Leporello 相簿

回顾过去的照片让你记起拍摄的感受,当你使用 Lomo'Instant Wide 拍照时感觉如何?

对于我和模特来说,拍立得摄影是一种特殊的体验。由于是即时性的,我非常喜欢可立马分享一个时刻,照片中的纪录不再仅属于个人。没有什么比起这种方式以相纸作媒介,拍摄照片并马上显示出来。更有趣的是随之而来的各种笑声:有时是模仿的笑声、有时是参观者在展览中看到图像,并理解摄影师的成功时,发出的烦人笑声...这就是拍立得摄影的魅力,使我们可直接地获取反应,也让观众陷入了游戏中。

© William Klein | Baseball Cards,摄于 1955 年纽约(于 1999 年绘图)

你曾提及广角摄影可以使人感觉到,他们就是你宇宙的中心,同时也可以让你捕捉周遭的一切。你还喜欢广角摄影的什么部分?

开始时,我只有两支镜头:50 mm 和 135 mm。 50 mm 和远摄镜头总让我感到非常沮丧,我无法拍摄的画面,照片中也没有足够的人物。因此我到了一家商店,推销员让我尝试 28 mm 的镜头。我立马走到外面开始拍照,尽可能地接近拍摄主题,同时将我想要的一切加进拍摄框架中,并保持清晰度。这就是我用 28 mm 镜头的起点,这是一个很好的焦距,不知道是否仍然存在。

你使用于 Henri Cartier-Bresson 里购买的相机拍摄了一些照片,而照片的风格明显地与你其他作品不同。你觉得拍摄时,器材和摄影师对作品效果占的比重是?

在早期,我以于军队中玩扑克赢得的 Rolleiflex 相机拍摄,但我发现这台相机没有达到我的期望,我更希望能够透过头部高度的视线去观察取景器。因此,我确实是从 Cartier-Bresson 里购买了一台相机。事实上,每个器材都有它的用处,我们可轻易地以 6×6 格式的相机获取一些影像,35 mm 也是如此,其余的就是摄影师了。

© William Klein | Pigeons + Unchained,摄于 1955 年纽约(于 2006 年绘图)

我们都对摄影充满热情,并且喜欢摄影的不同的方面。对于某些人来说,这是在外面为自己拍照而构成的一种冥想,而其他人则是为了从胶片冲洗室后取回照片的时刻。你是对什么而感到兴趣?

我想「拥有」我所看到的。通过累积我在街上碰到的人、物和地方,将他们结合在一起,让我感觉到我拥有这一切。而后,暗房让我在相纸上表达了这种拥有权。这种关系,这种「拍摄照片」的方式也并不是不愉快。对准方向、扣下扳机、发射……就这样,在某种程度上,就如以拍摄拥有了对象,并凝结时空来杀死他。在英文中,「shoot」不就是能解成「拍摄」和「开枪」吗?

Lomography 的十条黄金法则表达了有趣及实验性的摄影精髓。你如何看待这种 Lomographic 的摄影方法?与你的摄影方法不同吗?

我想 "don’t worry about any rules" 是我会保留的一条。


敢于冒险,「拥有」你所看所见!马上前往旗舰店入手 Lomo'Instant Wide x William Klein 传奇限量版相机

written by cielsan on 2020-12-14 #文化 #消息 #人文

沒有留言

最精采的文章